烦烦上树

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

【羡澄】梦几时

        “江澄,江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谁?谁在叫我?模模糊糊中,江澄缓慢的睁开了双眼,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之中。这是什么地方?江澄眯了眯双眸,手下意识的去抽身后的三毒。却什么也没有摸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江澄,江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个神秘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“谁!”江澄凌厉的喊了一声,只见那个声音说着,“天命如此啊,天命如此,你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去哪儿?江澄还没有想明白,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当江澄再次醒来之时,发现自己已经在莲花坞内。他试着动了动身子,却发现仿佛被千刀万剐一般,回想着最后的观音庙那一个瞬间,呵,可不就是千刀万剐般痛苦么?罢了罢了,即使如此,三毒圣手江澄,会认输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 江澄拖着狼狈的身体回到莲花坞时,却发现门口已经有一个人在张望着,那是……魏无羡?怎么可能?时至今日,他居然出现在莲花坞内?魏无羡也早早地看到了江澄,开心的喊着师妹边跑向了 江澄,临近却发现江澄一身是伤?魏无羡焦急的叫到“什么人打上了你!师兄为你报仇去!”一边去探查着江澄身上的伤。心中气愤不已,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踢下旁边的破木板消消气。而江澄却被他这一番动作给搞蒙了,这……如今以他两的关系还能够这样做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   苦笑一下,把魏无羡放在江澄手臂上的手佛了下来。“魏无羡,时至今日,何必这样做。”正准备走的时候,发现背后传来他难以忘怀的声音“阿澄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姐?!江澄诧异的往后望去,是江厌离,是他那个已经死去的姐姐。江澄的眼睛一下就红了,鼻子一酸,可是他是三毒圣手啊,这些,都是幻觉吧,至亲五位,余生一人,哈,怎么可能。可是,他还是忍不住,忍不住去伸出他的手,想去摸一下他的这位姐姐,哪怕是幻觉,他也想多呆一会,却不曾想,旁边的魏无羡突然握住他的手,“师妹,你说什么话啊,我可是师兄哎,不保护我家澄澄保护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是啊,如果姐姐还在的话,那么这个魏无羡……还是原来没和蓝忘机在一起,说着当年我做你的下属的那个魏婴吧。罢了罢了,就让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。

同一时间平行世界原莲花坞金大小姐:哎我舅舅了?!金大小姐我对不起你

囚禁

      当晓星尘睁开双眼的时候,他的大脑一片空白。我,不是死了么?他默默的想着。可是,这双瞎了的眼睛根本不能分辨出现在他所在的到底是什么地方。想动动身,却发现自己身带枷锁。晓星尘那张清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变化。但是他却不知道,他的这幅模样,完全落入了另一个人眼中。

     “有没有人啊?”他试着喊了一两声,许久没用的嗓子不太适应,所以声音有点沙哑,可是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纯,像泉水汩汩一般。

       “呦,道长,醒了?”耳边传来声音,可是这却令晓星尘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,他的声音,是他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,“薛洋!”晓星尘低低的,却难掩一丝恐慌。下意识的往声源处攻击,可是这幅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身体,又怎么可能是薛洋的对手了?他的手被拦了下来。可是薛洋却不放手,手指仔细的在晓星尘的手上慢慢的摩擦。发出一丝轻笑,幸好,幸好他还活着。而且,他再也不会离开我了。这幅已经被我完全控制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怒气的准备收回自己的手,可是却被薛洋摁的死紧紧的,完全扯不出。只好问到“我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么?怎么可能会活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他却完全不知道,这句话给薛洋带来的是多大的恐惧,他永远忘不了,当晓星尘身死的时候,那一刻,他的呼吸好像都没有了只能呆呆的望着他的身体,所幸。。。。所幸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道长,这个你不用问了,你只要知道,这一辈子,你都别想逃离我,哦,对,不仅是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,你都别想!”薛洋把道长抱在怀里,深吸一口气,真好,道长还是那么香啊,他真想一口把他吞掉。这样,你就永远是我的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我可不可以选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楔子
        有没有人说过,如果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,那么还会有谁来珍惜你了?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要了,求你,放过我吧!”他的眼中透露着绝望的迷茫,可是,这次,没有谁能够救得了他了。那个能救他的人,已经,被他害得支离破碎。这次,谁也不能让他逃生!
         “我问你,你当初杀害他的时候,怎么没说过放过他?他是那么的信任你,结果你了?就给了他背后一刀?他真的是瞎了眼了!”那个手中拿着刀的人,看他如同看着死人一般,嘴角低低扬起,最后笑的越来大声,如同癫狂一般,可是,他的眼睛,他的眼神却是那么的无神,仿佛这世间的一切,都已经与他无关。
         一.缘起
         “喻文州,喻文州,听到没?哎我问你个事啊,就是今天师尊说的那个你听懂了没有?我去,那个是在太难了吧?我去,什么草药名录, 他居然要我们都背下来,要不要这么高难度,背什么中草药名啊,那是我们大蓝雨该做的事么?那是他们微草该做的好吧?我的好师弟啊,到时候就看你的了啊,到时候考试的时候你悄悄的语音传书给我嘛,反正背书什么是你的强项嘛,怎么样师弟?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?”黄少天从一下早课就拉住喻文州喋喋不休,开始商量他的作弊大计。
         而喻文州,只是静静的,微笑的看着黄少天叽叽喳喳的说,然后从那一大段 话中提取出有用信息来,“少天,这种事怎么好每次都做了?迟早会引起师尊猜疑的,所以,少天,这次加油吧。而且我相信,有时间睡觉的你,也一定有空闲时间拿去背书的,不是么?”而黄少天听到了这句话,如同听到了晴天霹雳,“不要啊师弟,我错了,上回答应你去巫山玩但是我没有遵守规定而是去睡大觉了是我的错,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,原谅我吧师弟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太困了,所以。。。。所以不要这样啊师弟!”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下个月和我一起下山去吧?少天。” 
        “下山?下山做什么么?师弟,今天你。。。。还好吧?没有感冒发烧?”黄少天好奇的把手伸到喻文州的额头上,喻文州无奈的拍下他的手,“少天,你知道么?血枪手,要出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哦哦哦!就是那个有许多稀有材料的可以制成天材地宝的血枪手,哈哈哈,这么热闹的场景怎么能少的了我了?师弟,我们什么时候下山啊?”黄少天兴奋的不能自已,感觉已经迫不及待的动手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感到一丝无奈,“少天,别急啊,血枪手的消息现在还不确定地点,只是说师祖当年设下的封印好像削弱了,所以,不要不清楚就一个劲儿的往前冲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嗯,好的,一切听师弟的,不过到时候下山一定要叫我啊!”得到了喻文州的肯定,黄少天就溜得不见人影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望着他的身影,摇了摇头。

缘定今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楔子
         “狐狸,你说,如果当初没有当初,我两还会不会变成这样?”韩信默默的咽下了即将涌出来的血,笑了笑,望着不远处狐狸的身影,那个紫色的身影,还是他最留恋的那个,可是,他两,却也再不会变回曾经。“后悔?呵,韩信,如果我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恨不得,根本就没见过你!”李白瞪着一双紫眸,他的眼中,是毫不掩饰的恨意。韩信苦笑了一下,难道,这件事真的就让他这么仇恨?甚至不惜不顾他们之间的情意?或许是吧。看着李白那个样子,韩信好几次都忍不住告诉他,那件事不是他做的,可是,想到了那件事的背后,他不能,不能让他知道,这是唯一支撑他的念想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真不甘心啊,他最后还是没有保护好他的狐狸,做了这么多事情,他真不甘心哪,可是,现在的他,已经无能为力了。狐狸,今生不能完成的事,我来生完成,好不好?
        李白望着韩信,眼中一片寂静,是什么让我们变成这样了啊?他默默的笑了,最后笑的越来越大声,突然呕出了一口鲜血。没想到啊没想到,最后还是变成了这样,当初,明明知道他是龙族少主,还是不顾一切,最终,罢了罢了,这一切,都是自己造下的罪孽。他再也坚持不住,倒在了韩信的身旁。
         过了许久许久,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,一道声音想起,“明知道会变成这样,韩信你也要坚持这样,何必了?罢了罢了,当我还你以前的人情吧。”一道光芒绽放,李白和韩信的尸体慢慢的升起,然后默默的消失在光芒之中。
    

【叶黄】 距离

         有记者曾经问过黄少天,你这生的信仰是什么?他说到,是荣耀。那你这一生中,你最遗憾的事,是什么?他想了想,回答道,可能是在那个夏天,我没有遵守约定吧。当那人再想追问的时候,黄少天却一副不想再说的表情,退出了发布会。 当他从发布会走出来的时候,点燃了一根烟,看,你不在的日子里,我也学会了怎样抽烟。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 “老叶,来pkpkpkpkpkpkplpkpkpkpkpkpkpkpk!”当叶修上线的时候,毫不意外的收到了黄少天的pk消息,他无奈的回过去“哎你能不能安静点,有时间pk就不能做些有用的事情吗?哥还要打boss了,没时间,下次吧,有空再说。”一说这话,那边的黄少天果然瞬间不乐意了,“哎,叶不修你什么意思啊,难道我堂堂剑圣还没有你副本有吸引力么?快来jjc,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。”可是叶修再也没回话了,黄少天愤愤的向喻文州表示不满的时候,队长给予了他安慰,这才让黄少天的心情好一点。“哼,那卑鄙的叶不修,等下次jjc上,看我怎么虐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不过没想到这次的机会,这么快就来了。由于假期,他们全体成员决定去h市玩玩,顺便去拜访一下叶神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对于黄少天来说,后面的理由,才是至关重要的,他一定要好好虐虐叶修的威风。 但是他们没有通知兴欣他们,所以当黄少天出现在叶修的面前的时候,叶修是很惊讶的,毕竟,他再怎么心脏,也猜不出昨天还和他要去竞技场打一架的人,今天怎么就出现在面前了。不过,叶修是谁啊,所以他也只是吃惊了一会儿,就反应过来了。“进来吧。”叶修打开门让黄少天进去,然后拿了一瓶可乐给了黄少天。

        “咯,只有这个了,你将就着喝吧。”黄少天打量着这间屋子,脏乱差程度让他意想不到,毕竟上回他来兴欣帮忙的时候只是到包间打的,所以叶修的住处他是真心没想到,“你。。。。。就住这里么?”叶修仿佛看出来他想的什么,“其实这儿的环境还挺不错的,真的。”没有人会想到,!曾经在职业圈里叱咤风云的人物,居然会沦落到现在这样。可是,他也没什么资格说什么。所以他很快改变了话题,“话说我上回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啊,你说,你是不是有那个想法,是不是啊老叶,你别无视我啊,我去,老叶这就是你的不对啊,你身边聚集了这么多优秀的新人,你真的一点儿想法都没有?你确定不搞个战队,你确定?”叶修头疼的扶住了额,“剑圣大大,麻烦不要语音攻击好吧,我确实有这个想法,荣耀,我从来就没想放弃过啊。”“嘿嘿,那老叶,你一定要回来啊,看我如何虐你。”黄少天笑嘻嘻的说到。叶修点点头。 似乎与叶修相处的时间特别短暂,没过一会儿,黄少天就必须要回去了。“那叶修,你,要加油啊。”叶修“嗯”了一声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叶修看着他远走的背影的时候,他想过,留他下来过夜,可是,在说出口之前,理智已经阻止了他。或许黄少天不会介意,可是,他介意。他在不知不觉之间,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少年,无可救药。或许他不能逃出名为黄少天的深渊,可是,他不愿把那个单纯阳光的少年,也拉入这无边深渊。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了黄少天了,他不确定,可是他却知道,他如果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,或许,他两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。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,我当你是兄弟,你却想睡了我。哈哈,黄少天那个孩子,会吓的跑掉吧,还是算了,就让他一个人,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虽然他对这份感情无望,可是,他还是喜欢逗他,看他如何炸毛,或许不应该称之为炸毛,他毕竟可是个话痨的剑客啊,可是,在他眼中,无论黄少天的什么行为,都是那么的无比可爱,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,所以,他喜欢逗他,看他生气的模样。虽然,这并不能阻止他思念他。 “话说老叶,你这个散人的武器是谁做的啊?这个人真厉害。”有一天黄少天提起了千机伞这把武器,不知怎么的谈到了武器的制作者。“他啊,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,后来,后来他死了。”叶修叹了口气说到。“对,对不起啊老叶,我,我不知道。。。”黄少天小心翼翼的语气通过数据线传来,叶修愣了愣,说到,“没事儿。”黄少天虽然话痨,可是同时他也是个剑客,准确掌握机会的机会主义者啊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他不禁想起了他的那个,埋葬在南山的朋友——苏沐秋。他的一切,可以算是苏沐秋交的,生活,照顾妹妹,与人相处。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交的。可是那个温暖的男孩,就这样,死在了车祸之下,明明,那一天,他们还商量着,要去嘉世签约。可惜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  缅怀了以前的老朋友,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继续和黄少天聊天,“不过话说,黄少天你最近不是和轮回到比赛么?怎么还有时间来网游?”叶修发过去了一条消息,果然黄少天那边是秒回,“是啊老叶,你知道么?周泽楷那家伙,果然不是盖的啊,技术特溜了,不过,我们大蓝雨,才是最厉害的,轮回什么的,都不够看的,老叶老叶,到时候等着看我们的好戏啊,而且,你别告诉我们队长啊,队长叫我休息的,可我不想休息,保持状态才对是不是叶修,不过队长也是对我好,但是,我好兴奋啊有没有。话说老叶,真的不来一局么?真的不来pkpkpkpkpkpkpkpkpk?本剑圣很忙的,所以快来pkpkpkpkpk吧?怎么样老叶?本剑圣很聪明吧?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看着黄少天还是那么话痨,心知这场比赛他还是很在状态的,可是如果跟他打的话,黄少天的手肯定不能接受下面的比赛,所以,虽然很舍不得和黄少天的聊天时光,可是,他还是拒绝了他的要求。虽然,他也知道,黄少天这句话只是玩笑,毕竟,玩荣耀的,在职业圈里,谁不想拿冠军?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当兴欣这支黑马战队从挑战赛上脱颖而出的时候,在众多祝贺中,黄少天也发来了一份祝贺,里面充满了他的祝福,和他的战意,“老叶,以后,比赛上再见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,嘿嘿。”他在蓝雨,而叶修,亦属于兴欣,他们,注定是敌人了。不过,他还是很期望与蓝雨的对战,毕竟,那时候,黄少天眼中,就会有他的身影了。对吧?

         第十赛季,结束,冠军,兴欣战队。兴欣战队的夺冠,无异于重磅消息,谁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一支野鸡战队,居然打败了众多豪门战队,夺得了冠军?这在以往历史上,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,可是,他就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所有人都向兴欣祝贺,当蓝雨过来的时候,轮到黄少天说话了,他笑到,“老叶,这次大意了,下次一定不会输给你的,冠军,终会属于我大蓝雨的。”还是那么的朝气蓬勃,可是,叶修心里却明白,自己可能,终究还是要退役了吧?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但是他没有想到,退役的消息会给黄少天带来如此大的冲击,当那个少年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兴欣门口的时候,叶修很惊讶,这场景,多么熟悉,可是,却也物是人非。“叶修,你为什么要退役?为什么?”当那个少年冲着他吼道的时候,叶修说不出话来,职业圈是个残酷的地方,哪怕你再心怀梦想,可是,却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蚀。他老了,虽然他不想承认,可是,却也不得不走了,无论是手速,还是家庭。而且,他也想远离他。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可是看着少年一脸不顾的表情,他还是失控了,他伸手去抱住了那个少年,软软的,身上带着一股体香。呵,这可能是他们之间,最后的一个拥抱了吧?          不过事情总是如此多变,黄少天从来没想到,上一秒还在想着的人,下一秒居然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“老叶,你不是退役了么?为什么。。。。”黄少天问出了大家的心声,“啧,我家那个老头子,一听可以为国争光,二话不说的打包我来这里了。哥也很无奈啊。”嘛,叶修还是那么叶不修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再次见到他,无疑还是很开心的,“哈哈,有你在,这次联盟里的四大心脏就集齐啦,嘿嘿,这次那些老外还不跪地求饶?”黄少天兴奋的说到,可是,他忘了他大蓝雨的队长还在这儿,“少天,今天中午加餐秋葵,少天要吃光哦。”喻文州露出招牌笑容,温和的对黄少天说到。“不要啊队长,我错了,原谅我!qwq!”黄少天哀嚎的说到。叶修看着他们的互动,忽略自己内心的那点不舒服,微笑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 他想着,自己,应不应该去追求这份感情。他之所以答应这次领队,除了不想放弃荣耀,还有黄少天。回家的那几天,没有黄少天每天上线找他pk,还真是不习惯啊,“叶修,你是不是个受虐狂啊?”叶修自嘲的笑笑。他还是想念黄少天,那个阳光的男孩,他决定,还是去争取一把吧,当获得冠军后他要去试试,为了他想追求的爱情。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出发去了苏黎世赢得了冠军,一切那么顺利,似乎老天都在帮他,所以他一回国就悄悄的溜了,准备了一切,然后给黄少天发了一条消息。“黄少天,晚上8点老地方见。”老地方是他们以前一起去套现发现的地方,那地方很清净,正好,嘿嘿。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“呐,这就是你要给我的惊喜么?那好,叶修,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,不要告诉其他人,其实啊,我也挺喜欢你的,只是,没敢说而且,嘿嘿。”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说着说着,眼泪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,叶修,你听的见么?我喜欢你啊,喜欢的不得了。 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当他到那里的时候,那里是叶修的告白。“少天,你知道么?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啊。。。”叶修的声音传来,可是那个人,却不见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,以前名为叶秋,曾为嘉世力夺三连冠,为嘉世创造了辉煌的明天,也曾担任过兴欣的队长,为这支草根队伍夺下了第十季的冠军,也带领着国家队,夺得了世界第一座冠军,他本人,也曾经获得三次个人最佳奖,他用一叶知秋带来了嘉世的传奇,也用君莫笑带来了兴欣的明天,可是,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,在今天,却遗憾的失去了他年轻的生命,可是,虽然叶修不在了,可是他的盛世,他的历史,却会牢记于每个热爱荣耀的人的心中,他的名字,会永远在荣耀的历史上展现他辉煌的一面!”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这一天,注定为悲伤的一天,上天开了个天大的玩笑。让你我,却永远遗憾的玩笑。 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你与我的距离,可是,为什么我觉得会这么远呢?